当前位置: 首页> 工作园地> 统战联络> 代表人物

朱兰:施“银针”求医道

时间:2016-07-26来源:市妇联联络部点击:

  诊室里,一个后背异常疼痛的患者在接受针灸治疗,医生右手持针,淡定自若,以一个看起来非常费力的姿势,在患者的腿上、脚上“随意”地针刺、捻针,如此反复。不一会,患者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不少,“感觉好多了哎!”

  这名医生就是北京市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妇委会委员、北京宣武中医医院针灸科主任医师朱兰。在她的诊室里,患者的病种“千差万别”,面瘫、颈椎病、各种疼痛等,能用针灸治疗多种病,除了扎实的理论基础,更重要的是得益于她长年在一线工作的经历。而身为政协委员,朱兰更是把目光聚焦在社区养老医疗事业的发展上,谋良策、谏诤言。

  “如鱼吞钩饵”

  1983年,朱兰从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来到宣武中医院担任医师。5年中医临床实践让她逐步积累了中医诊病的经验并对针灸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通过系统学习,朱兰掌握了好多平时根本无法学到的实用技术,这也让她越发感到针灸的魅力与神奇。“针灸是中医药学的一个分支,学好针灸要以传统的中医理论作为基础。”谈及成为一名出色的针灸科大夫,朱兰认为,打下坚实的中医理论基础和持之以恒的多年临床学习同样重要。“中医诊病讲究理、法、方、药四个步骤,具体到针灸学科演化为理、法、方、穴,所谓穴就是取穴,是根据不同病人所选用的施针的穴位组合。”在朱兰看来,针灸是中医学在具体诊疗手段上的延伸,大夫给病人号脉、看舌相、望闻问切,这跟中医的基础诊断方法是一样的,“看病”的过程需要以中医基本理论作为基础。接下来的“治疗”则需要医生掌握人体的经络分布和穴位的功效,通过对输穴的刺激使相应经络发生反应,经脉又联系到脏腑,继而发生脏腑变动来医治病痛。

  通过多年临床实践和不断请教、学习,朱兰发现针灸能够治疗各种疼痛、妇科病症、神经疾患、皮肤病和多种内科常见病、多发病,且往往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如三叉神经痛,虽可以进行微创手术,但对大部分患者也可以采用针灸进行保守治疗。“有研究表明,针刺后人体会产生名为内啡肽的化学物质,它有较强的镇痛作用。这也恰恰证明了中医诊治是通过调动人体自身机能来疏通经络、祛除病痛的道理。”朱兰解释说。

  在朱兰看来,针灸既是技术又是艺术,而在临床上要掌握这种技能性操作方法就需要医生全身心投入,潜心去做。经过多年临床实践,朱兰研究出了自己的一套取穴“方子”和施针手法。“要把穴位看成是一个立体的‘气之汇’的地方,针刺入时一定要‘得气’,这一瞬间的手感古人称之为‘如鱼吞钩饵’,而针对气虚症状的病人就要选用补益的穴位来‘候气’。在手法上指力、腕力、臂力要协调配合,融汇贯通。好的方穴加上好的手法,则效果自现。”朱兰一直强调学习针灸要用心用神,医者与患者才能达到最佳状态的沟通。

  “组穴”施治  

  在中医看来,人体是一个有机整体,靠经络疏通,靠气血运行,因此任何疑难杂症都与经络气血息息相关。

  在临床医疗和科研工作中,朱兰总是先根据传统中医理论找到引发病状的根本原因,再“组穴配方”加以诊治。

  顽固性呃逆,西医称膈肌痉挛,病情严重时病人不停地打嗝以至无法入睡。一次,一名病人在住院期间突发呃逆,打镇静针也只能勉强保证每天两三个小时的睡眠。经诊断,朱兰判断病因为肝气郁结引起胃气上逆,加之惊恐伤肾,肾气不固。“在治疗方法上既要治标也要治本,既要固护肾气,又要疏肝和胃降逆,用针刺的方法会非常有效。”根据病情,朱兰断言针灸治疗一定有效。她在选取了中魁、内关、中脘等常用穴位之外,又在脚趾上取了两个属于胃经上的输穴。当朱兰用娴熟的手法把针斜刺进去,病人的呃逆瞬间就停止了,神奇的效果令在场的中医科大夫们都深感震惊。“没想到针灸效果这样神奇!真是立竿见影啊!”此后,这位病人又两次来找朱兰进行治疗,从此,打嗝的毛病彻底治愈。

  “针灸大夫在临床上一定要用心学、用心琢磨、用心体会。”朱兰说,中医诊病经验十分重要,一方面每个病人的生活习惯、环境都不同,患病的病因、病症亦不同,治疗时所选用的穴位也会有差别;另外要勤于向老前辈和同行们请教,互相交流就是经验的传承。“有多年临床经验的专家分享他治疗便秘的三种配穴,针对肺气闭郁、气虚阴虚等不同症状分别有不同的方子,这是几十年临床经验的积累,非常宝贵,要细心地琢磨体会,加以传承。”朱兰颇有感慨地说。

  朱兰将自己多年的临床针灸病例加以总结,发表了数篇学术论文,包括《针灸治疗顽固性呃逆22例临床分析》、《针药并用治疗三叉神经痛60例》、《针药并用治疗失眠临床观察》等,此外,她还将火针治疗膝关节炎、体针加灸医治痛经、针刺治疗偏头疼的百余个临床案例加以分析,写成报告或论文发表在核心期刊《中国医刊》上。2010年,为进一步加强中医药适宜技术在社区卫生服务中的普及和运用,朱兰的科普著作《疏通经络》出版发行。

  中医的显著疗效和适宜技术已走向世界,为世界人民服务。作为北京中医药大学客座副教授,朱兰早在2005年就参加了首批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草药及治疗中心”援外合作医疗工作。由于当地高温炎热和特有的生活方式,糖尿病、关节炎等比较流行,许多病人在止疼药失效后转而投向中医。朱兰一边为病人施针一边告诉他们在平时的生活中要如何保养以便巩固治疗效果,病人们对针灸这种“绿色医疗”很是认可,尽管他们不明白为何中国的植物草药和医用小针就能减轻折磨他们多年的顽疾。

  此外,朱兰多次参与民主党派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改善就业与生存环境、义务医疗服务等活动;多次前往“儿童村”为孩子们义务体检,送温暖;两度随“共铸中国心”团队赴内蒙、甘南藏区,筛查先心病患儿,为老少边穷地区的孩子们送医送药;也是门头沟、延庆“九三名医工作站”受聘专家之一,多年来的辛勤工作得到了九三学社市委和各级妇联组织的认可,2016年3月,获得北京市“三八”红旗奖章荣誉称号。

  建言“强基层”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推进,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的数量持续增长,医疗和护理问题日益突出,养老医疗问题已成为社会、政府、百姓关注的热点问题。

  作为市、区两级政协委员,朱兰对养老医疗问题十分关注。她积极参加政协、党派组织的调研活动,深入走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卫生站和养老机构,广泛了解基层卫生服务的现状、存在问题和百姓对养老、就医的需求。在朱兰看来,把每一点问题、每一条建议写进提案,是她分内的责任与担当。

  “老年人患病率高,患病种类多,且多是患病时间长、并发症多、治疗难度高的慢性病,这就对养老服务和医疗护理服务提出了新要求。”朱兰长期关注基层养老医疗问题,通过调研和自己曾经照顾术后老人的亲身经历,她认为,老年人的养老医疗需求大致分为两种情况:对于有自理能力的老年人,他们需要的基本医疗服务更多的是慢性病的管理、生活方式的干预和日常的健康指导;另外一部分则是失智和丧失自理能力的老人,他们需要更为专业的医疗护理与日间照料。“针对慢性病的干预,需要政府加大基层医疗服务的覆盖面,继续增加基础设施投入,继续完善健康管理机制和加快建立急救通道;而对于失能老人,就要立足于其生活必需的基本医疗服务,特别是具有专业技能的康复护理,比如术后病人的翻身、输液等等。”

  “做好养老医疗工作,强基层最为关键。”在《关于积极探索医养结合模式,推进养老产业发展的提案》中,朱兰提出,政府要保基本、给政策、建机制,继续推进和完善社区卫生服务功能,为“医养结合”奠定坚实基础。她建议:要真正下大力气加强社区医疗队伍建设,建立长效奖励机制,提高基层社区从业人员待遇;结合社区养老长期康复及照护服务的需求,继续加大对社区卫生服务医疗设备投入,为基层社区医疗康护提供硬件保障;充分发挥社区居家养老网络服务平台的信息管理作用,利用“健康档案”和“家庭医生式”服务团队,为社区老人提供更为优质的医疗服务。

  人才是卫生事业发展的战略资源。对此,朱兰建议一方面依托高等、高职院校资源,开展养老护理相关人员的教育、培训及资质认证工作;另一方面对养老护理人员进行继续教育,促进养老从业人员的技能持续提升以及职业资格的标准化认证。鼓励以企业为主体投资建立专业培训机构,整合社会教育与医疗体系资源,助推专业人才培训与成长。

  身为中医大夫,朱兰对中医药进入并扎根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给予了长期关注。她认为,中医适宜技术为患病人群、亚健康人群提供简捷的治疗和预防手段,由于操作简单、 安全,所需的设备、场地的要求容易达到,极适合在社区开展。她在《关于进一步完善和加强中医药在社区卫生服务中的功能和作用的提案》中建议:在内涵建设上下工夫,加强基层医疗机构的中医药特色优势建设,同时进一步重视发挥中医药“传帮带”的传统优势,运用上下结合,高低相伍,学用相融,理技相通的人才培养模式,促使社区卫生服务中医药人才的理论和医技水平有较大幅度较快速度的提升。

编辑:ruby

换一换!
京ICP备1400494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98
版权所有 北京市妇女联合会 运行管理:北京市妇联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槐柏树街2号院1号楼 邮编:100053